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动如脱兔的意思|“影像战士”让病毒现原形

“影像战士”让病毒现原形

龙头新闻讯(记者 霍营)对于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来说,除了核酸检测,肺部影像学的结果也是病情最重要的参考指标。在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省级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心,就有这样一群以影像为“武器”与病毒“较量”的白衣战士们。


从左至右臧卓尔、白惠文、唐亮


患者量少了工作强度大了


穿上隔离服最长工作四小时


炸金花游戏大厅下载

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是我省新冠肺炎省级危重症集中救治中心。在这里,除了每天从死神手里抢生命的ICU隔离病房,还有一个地方也有“重兵把守”,那就是CT室和放射科。


从12日至今,唐亮和其他两位“90后”同事臧卓尔、白惠文就一直驻守在群力院区的CT室。


“我们上面就是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重症病房,每天根据患者的病情,医生会提前和我们预约,为患者做CT等检查。”唐亮说,没发生疫情的时候,每天CT室都要为大量的患者做检查,现在患者虽然少了,但大家明显感觉到工作强度大了,操作要求更精细。3个医生每天24小时值班,每个人轮流穿着隔离服进入检查室内工作。


“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通患者,新冠肺炎的传染性特别强,因此刚开始面对新冠肺炎患者时,心里的恐惧感还是有的。”每当典型的“磨玻璃”样影出现在显示器上,大家的心里都会咯噔一下,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紧张的节奏。


虽然在CT室,医生和患者之间隔了一扇门,但每次进入CT室前,唐亮都要做到三级防护,“穿着厚重的隔离服工作,非常闷热,呼吸不畅,不到两个小时防护镜里就全是雾气,视野一片模糊,有时候连鼠标都找不到,我们甚至要把脸凑到前面趴着才能看清电脑屏幕。”


唐亮说,最长的一次,他穿着隔离服在CT室里工作了4个多小时。为了节省防护服,大家尽量都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出来的时候衣服都被汗水浸湿,拧出水来。


为危重患者做血管成像


他们也是离病毒最近的人


一般情况下,在CT室工作,医生检查时不需手机牛牛游戏大全要和患者直接接触。但是遇到一些危重症,需要进行CTA等血管成像检查时,医生需要为患者的血管里打造影剂,这个时候不仅需要零距离接触,过程中一旦有血液喷溅,感染的危险也会随之增加。


就在16日,白惠文值班时,突然送来一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需要进行CTA检查。情况紧急,白惠文立刻穿上隔离服,戴好手套,防护面罩,做好三级防护措施,上战场了。


白惠文从穿上隔离服,到做完检查,再顺利完成各项消毒程序,脱下隔离服,这次检查足足用了一个小时。虽然是工作以来,第一次经历如此紧张的场面,但这位“90”后小伙表现得沉着冷静。因为检查顺利,重症患者的手术得以及时进行,医生们从死神手里抢回一条宝贵的生命。


带上DR为患者去做床头胸片


吕洋、吴鹏、邵秉睿、刘天帅目前也在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放射科坚守工作,由于一些危重症患者下来检查非常不方便,他们每天还会带上移动DR设备前往ICU病房为患者拍床头胸片。这个时候,需要为患者摆体位,后背垫上一块拍片板,直面患者的同时也是最危险的时刻。ICU里设备多温度高,等为危重症患者都拍好片子,他们的身上早已是大汗淋漓。


真人斗牛牛棋牌下载

告别家人 他们请缨到抗疫最前线


从12日至今,唐亮和臧卓尔和白惠文三个年轻人吃住在一起,工作在一起,针对工作中的各种问题,及时探讨,改进工作方案。


唐亮今年35岁,妻子在哈医大二院ICU工作,家中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,一个3岁,一个6岁。12日下午,接到科里支援群力院区的通知后,唐亮立刻报了名。甚至连任何随身物品都没准备,第一时间赶到医院。每当晚上和孩子视频时,孩子都会问“爸爸,你怎么还不回家呢?”唐亮总会抱歉地说:“爸爸值班呢,等爸爸打败病毒了,就可以回家陪你们玩了。”


臧卓尔和白惠文都是“90后”,臧卓尔的妻子是一名孕妇,很快要生了,疫情当前,舍小家、顾大家的他只能含泪告别孕妻,每天在有限的空闲时间采取视频的方式,关心下妻子。


白惠文的妈妈李艳双是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手术室的护士长,母子俩共同奋战在抗疫的最前线,虽然身处医院,但是平时工作忙碌,很难见上一面。


“身边的同事很多都去支援武汉抗疫了,他们的勇气让我十分敬佩。所手机版棋牌牛牛游戏以当群力院区需要我们时,大家都主动请缨报名,在请愿书上按下了红手印。”唐亮说,虽然心中对家人有牵挂、有不舍,但是这个时候,总得有人要挺身而出。


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场上,相比直接为患者进行治疗护理的医护,影像科的医生们可能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,但正是他们的默默付出,从而为临床医生制定科学的诊疗方案提供了最可靠的依据,他们也是抗疫一线的可敬的白衣战士。


(图片由采访者提供)